淺談日本的醫藥分業與就業環境的變化

文●國際事務委員會副主委 陳柏廷藥師(日本醫療經濟學博士)

大字   中字   小字

日本是先進國家中與台灣醫藥背景相似,又同樣是社會保險制度的國家。在醫藥分業的概念裏,雖不及歐美在700多年前已立法執行,但也比台灣早行約40年(日本1956年立法、台灣1997年開始實施醫藥分業)。

儘管如此,真正醫藥分業開始普及卻是1990年後才以平均每年接近3%的比例成長。而日本今日在醫藥分業方面的成就(2014年2月底:全國平均67.9%),以及在自我醫療產業的多樣性,正是台灣需要參考學習的目標之一。

日本早期存在於地區裡的家庭式藥局,從噓寒問暖到醫病治痛幾乎一手包辦。甚至有些偏遠地區還會有家庭式藥箱的居家販售,也就是業務定期到每個家庭,就家庭式藥箱內所使用的藥品進行盤點補貨,並結算交易。這算是最早的居家用藥服務。

隨著社會保險的開辦,民眾可以前往醫療院所獲取平價的醫療服務。在醫藥分業的實施,確立處方權(醫師)與調劑權(藥師)的權限後,藥師的業務內容便逐步聚焦在用藥安全的品質提升上。這是日本與台灣的共同點。

然而,分歧點在於是否就藥師調劑的部分給予給付。日本厚生省認為藥師執行專業諮詢並提供專業的服務,理應與醫師相同,就其提供的內容給予適當給付,以維持品質並進而提升。包括給予藥物相關書面資訊及說明、發現重複用藥、根據過去用藥紀錄提出修正用藥劑量上的建議等等。日本厚生省都以品項給付的設立來提升第一線藥師服務的專業度,在執行一段時間大部分的藥師都具有一定水平後,再逐步將給付項目刪除。

反觀台灣,由於總額預算制的設限,有關藥師服務品質提升進而達到病人端的醫療品質提升,在給付的點數上是被漠視的。也因為品質的提升不是單純的勞動或買賣,而是需要時間的。因此在每位藥師須顧及單位時間收入的情況下,額外提供的專業服務逐漸被忽略。這情況尤其出現在社區藥局。

日本在2006年開始設置6年制藥學課程,主要著眼於當醫藥分業超過50%(2003年,全國平均51.6%)之後,意味著有一半的領藥患者是在社區藥局領藥,不過藥學系的畢業生在學校只有學習基礎及臨床課程,對於第一線面對病人及與醫師在應對上的溝通技巧完全不知,因此剛畢業的藥劑師在病人服務上常會有抱怨、客訴情況產生,因此延長2年課程的內容主要包括社區藥局的實務實習及學習如何與醫療團隊溝通。

日本自2009年6月起,修正日本藥師法施行細則的同時,修改了有關一般用的醫藥品(即一般成藥)的販賣規定。

主要分類如下表:

醫藥品分類定義應對的專業人員
第一類醫藥品就一般用醫藥品而言,使用上經驗較少,並包含在安全性上需要特別注意的成分在內。藥劑師
第二類醫藥品含有會造成住院以上的身體危害成分的藥品,但這種情形幾乎不會發生。藥劑師
或是
登錄販賣人員(註一)
第三類醫藥品雖然造成不會日常生活的障礙,但有可能含有會引起身體的不適的成分在內。

(註一)登錄販賣人員,是指通過日本都道府縣資格確認的考試,已登錄的專業人員。

這意味著醫藥品並不再只是藥師的職業場所才可販賣的商品。但日本會走向這麼大的尺度開放,先決條件是醫藥分業已趨於成熟(2009年,全國平均60.7%)。藥師接收處方簽,提供專業服務的同時,所能得到的單位時間收入(包含藥價差及調劑服務費)可以維持藥師的人事費平衡下,釋出第二類及第三類醫藥品來增加民眾的便利性就變的阻力不大而深獲認同。

這幾年,日本藥師的薪資結構持續走揚,從2008年的年收入505萬日圓到2012年的529萬日圓,藥師的執業環境已經成熟,不論是擔任醫院臨床藥師對重症病人的用藥指導(直接到床邊輔導用藥須知),或是走入調劑藥局服務門診病人,又或者在一般社區藥局就一般保健食品與成藥的使用作指導,可供藥師做多重選擇並可以在工作上達成藥師自我期許。期待台灣的醫藥政策也能為藥師們建立良好的執業工作環境,在專業中達到三贏共享(品質、民眾、藥師)的用藥環境。

說明:<專業販賣人員>目前並無年齡限制,至於資格的限制如下:
1)日本國內藥學系畢業者

2)具有相當的知識經驗被各個都道府縣的知事認定者

3)國外藥學系畢業者

4)大學入學考試及格或是高中畢業認定試驗合格者,且具有1年以上實務經驗者。實務經驗包括藥局、藥商、一般販賣業(含店鋪販賣業)。

目前還沒有重新認證機制,所以考到執照,終身受用。

 **********************************
陳柏廷藥師畢業於日本東京醫科齒科大學大學院,並取得醫療經濟學博士學位(醫齒學綜合研究科醫療經濟學分野)

Top